颍上县河洲书院

      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”,这是中国第一部诗歌总集《诗经》的首篇,它描绘了小河淌水,雎鸠鸣唱,少男少女,爱情纯真的诗意风情。而颍上最早的书院就是以“河洲”冠名的书院。
      乾隆年间《颍州府志》记载北宋山东人蔡齐任颍州知州,开办颍州书院以补官学,推行儒学,淳化民风。所辖各县纷纷效仿,颍上便有了河洲书院,位置在县城东郊颍河边上,至此为始,河洲书院具有千年历史。河洲书院和全国的书院一样,大都具备天人合一的环境,礼乐相承的群体,浓烈醇厚的文教气息,亲切适度的空间尺度,古色古香的建筑形象,得体雅致的书画楹联装饰等特点。

      到了元代,颍上儒学得以大兴,颍上建立了文庙,最初在颍上西关外,后移于颍上县城东大街黉学巷,是颍上生员的读书场所,气势恢宏,格调高雅,可以说是书院的延伸。

明代万历五年,浙江人屠隆到颍上任县令,修建了管鲍祠,并把颍河取直、修堤,一定程度上避免了颍河对颍城的水害,颍河故道中的一段便是今天的滨河公园,也是刚刚复建的河洲书院所在地。
      清顺治十八年,石门县人劳俶允当颍上知县,他热心公益,兴办义学,恢复了河洲书院。据颍上各版县志和高泽生《颍上风物记》载,这时的书院所在的河洲,面积几十顷,绿水环绕,杨柳依依,桃李盛开,云蒸霞蔚,如花似锦,宛若仙境。当时的书院,可谓集风骚八面之明贤,标书院千秋之品位。后颍水泛滥,书院湮灭于颍河故道之中。千载名黉虽毁,然一只文脉不衰。这支文脉远的如管仲、甘茂、甘罗三位宰相不说,后来的张路斯、杜遵道、卜谦、张大本、汤国均、常国佐、李宗棠以至于常任侠、戴厚英等无数的颍上仁人志士可谓彪炳千秋。
书院,作为唐宋明清出现的一种独立的教育机构,是私人或官府所设的聚徒讲授、研究学问的场所,是中国人的文化组织,它为中国的教育、学术、藏书、出版、建筑等文化事业的发展,对民俗风情的培植,对思维习惯及伦常概念的养成都作出过不可磨灭的贡献。
      改革开放以来,颍上政治、经济、社会、文化、生态、旅游诸方面都取得了空前的成就,河洲书院得以重建,它不仅是时代发展中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,承载了县委县政府对传统文化的重视,也是尊师重教、发掘教育文化的重要举措。是弘扬传统国学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,是承接一些与国学和传统文化相关的活动、开展书画艺术创作活动的平台,是广大市民参观、学习和休息的人文景点,也是对外交流的重要窗口,代表了新颍上的文化品位和文化内涵,提高了颍上城市建设的档次,凸显了城市建设的亮点、特色和灵魂。
河洲书院坐落于集休闲、娱乐、旅游观光、文化熏陶、文艺欣赏、爱国主义教育“五位一体”的大型“人文历史——自然生态”主题公园滨河公园。这个公园以人文历史为内核,多层面的展示颍上厚重丰富的五大特色文化“管鲍文化,地域文化,治水文化,祈雨文化,民俗民间文化”,自成单元,又相互呼应,书院在这样的人文环境中非常和谐、优雅、厚重。从自然环境看,书院所在的滨河公园外与中国管园、5A级风景区八里河、五里湖湿地公园、尤家花园、城北M水系沿岸绿化工程以及美丽的街景连成环状的总长约30里的自然生态和文化旅游观光带,自然环境无与伦比。
      从建筑风格上看,书院周围和自身建筑风格体现了经典园林艺术风格和水乡居民风情。沿河以复建古民居院落为主体,亭台楼阁、塔阁廊榭星罗棋布,整个公园建筑风格和色调各具特色,又协调一致。置身其间,文化气息扑面而来。
      衿佩从容均化雨,门墙高广沐春风。河洲书院为“一主两副”三层木结构古建筑,政府投资4600万元,建筑面积3000多平方米,气势恢宏,古朴庄重,绿树掩映,功能齐全。现有图书10万余册,创颍上历史上书院藏书之最。书院有图书阅览区,茶吧休闲区,电子图书区,书画交流区,无限网络全覆盖,书院全天候免费开放。书院设置非常具有人性化。一层主要是为儿童和老人设计;二层主要是以青少年为对象,以散文、小说类书籍为主;二层,还有一个环境更好的地方,那就是电子阅览室,暂有计算机30台;三层分布的书以中国古典文学和史记类的为主,供研究查阅之用。屋内字画高悬,华灯高挂,书架罗列,书脊井然。仿古门窗、案几、沙发、小凳、地板古色古香,赏心悦目。各种饮食洁净雅观,美丽的服务员服务规范、热情周到。男女老幼捧书阅读,如饥似渴,沉声静气,聚精会神。上下三层几乎座无虚席。未来书院设施会进一步增加,功能会进一步拓展。
      施仁政以复兴,启后昆而励志。书院既有传统的内蕴,又有新时代的风采,它必使使颍上文明啟运,学风日炽,教化日昌,人心趋正。颍上几千年的文脉流淌不息,颍上的软实力更加坚挺。


更多资讯